文章
明星正能量
    
7年前,「變形記」最幸運農村女孩被城市媽媽收養,現狀如何?
2022/10/02

什麼是幸運?

對于云南紅河的李勒優來說,無疑找到了疼愛自己的媽媽,實現了階層的躍級,過上了衣食無憂、精神豐沛的生活。

其實,《變形計》節目效果的預期首,先想的并不是改變人的命運,而是改變人的心態。

它想通過城市和農村孩子互換生活環境、生活方式來喚出人們將心比心的能力。

讓城市的孩子更珍惜當下的生活,讓農村孩子有向上向善的動力。

但事實證明,城市的很多孩子借節目的熱度成了網紅。

像韓安冉、王境澤、李宏毅等人,而農村孩子能走出大山,從貧窮躍升到小康家庭的人太少了。

不過,它卻有一個最大的例外,那就是李勒優。

似乎節目組計劃給所有農村孩子攢下的好運,都一股腦給了她,讓她有了媽媽、哥哥和嫂子,還過上了城市生活。

01

2015年,在云南紅河,山清水秀,萬物蓬勃,但把鏡頭聚集在農村,土房、土路、沒有自來水,沒有除照明之外多余的電,這一切似乎都在訴說著這里的貧窮與落后。

小小的李勒優就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,但上天覺得她的苦難還不夠多,把她的媽媽帶走了,而他的爸爸又因為犯事兒坐了大牢。

李勒優跟著爺爺奶奶一起生活,她與其他孩子一樣,小小的年紀就承擔起了家里的重擔,每天必做的除了作業就是喂豬、砍柴和生火做飯了。

沒錢會限制人的想象,其實,有錢也會限制人的想象,有錢人想象不到在物質極度匱乏、思想、科技落后的地區,人們是怎麼生活的。

遠在3600公里外的大連市的崔晉,正沉浸在爸爸媽媽失婚的悲傷中。

那時的他衣食無憂,他卻只想墮落給全世界看,讓所有人都知道他的難過。

因此,崔晉想象中的喂豬、砍柴、生火做飯只是幾個詞的簡單羅列而已。

他不知道喂豬前需要給豬拌食,把菜和剩飯攪和在一起,然后拎著沉甸甸地桶放入到食槽里;

他不知道砍柴不像他扛著玩具機關槍一樣,到處興奮地找射擊點而一點都不覺得累

他不知道撿柴枝會把手和臉剌破,背著柴回家會在小小的肩膀上勒出一道深深的痕,一觸碰就會痛;

他不知道生火做飯會讓煙嗆得眼淚直流,比切洋蔥、剁蔥更讓人覺得酸痛難忍。

但這卻是遠在云南紅河李勒優的日常生活,而她并不覺得苦悶。

直到有一天,她在學校與同學發生了點小矛盾,同學脫口而出說她沒有爸爸媽媽,是個野孩子。

同學說得沒錯,自己的確沒有爸爸媽媽,但他們都去哪了?奶奶說:

「媽媽給你去買糖了,回來的時候會給你一個大大的棒棒糖,」李勒優相信了,她不得不信。

她沒見過媽媽,就把想象中的媽媽畫在紙上。

想象著跟媽媽一起在春暖花開的日子里捉胡蝶,想象著媽媽坐在書桌旁輔導她作業。

物質的極度匱乏沒有讓小姑娘哀怨墮落,反而每天都生活在希望中,她會對著啄食的小雞小鴨哈哈大笑,會對著長勢良好的水稻默默點頭。

但她也小小的自尊心。

面對著鏡頭,小小的李勒優捂著褲子,手不敢挪動一分一寸,生怕鏡頭拍到她已經破舊不堪的褲子,那樣的話,她小小的自尊心就會被傷的體無完膚了。

這還是她最好的衣服了,她從夏到冬只有兩件衣服,一件已磨得破了好多的洞,平時不上學的時候穿,一件已掉色掉毛,上學見同學的時候穿。

而另一邊的崔晉,他不管鏡頭在哪兒,他自己才是最大的「王者」,可以肆意妄為。

崔媽媽叫崔晉起床,崔晉大喊,在床上扭來扭去,喊出最大聲,歇斯底里地想表達對這個世界的不滿:「啊.....死啦。」

崔晉自殘、跳水、紋身,還把家里的錢全偷光了。

崔媽媽沒辦法,只好去變賣首飾,結果他又把電視砸了,把房子都給燒了,崔媽媽的車也沒有幸免。

崔媽媽無可奈何,覺得自己過著地獄般的生活,她每天無心工作,就怕兒子又會給自己惹出禍來。

崔媽媽與崔晉之間無法交流,只要媽媽一說話,崔晉就煩燥,更無法理解媽媽嘴里說的失婚是為了他好這種說詞:

「那人家為了孩子都失婚得了,全世界全單親家庭好了」。

而崔爸爸也讓崔晉給折磨得夠戧,崔爸爸給他打電話經常處于無人接聽的狀態。

有一次,崔爸爸聯系不上他,后來多方打聽才知道他已經換了號。

與其都對現在的生活不滿,不如走出現在的環境試試。

于是,李勒優與崔晉開始「交換人生」。

02

崔晉一心只想著要逃離現在這個家,他無法想象他將要面臨什麼樣的生活,還不停地催促司機師傅能快一點兒,再快一點兒。

這時,他的「心情頓時爽了很多」。

另一邊,李勒優坐著飛機忐忑不安,甚至都不敢看一眼鏡頭,生怕別人看出她內心的恐慌,這種恐慌是對媽媽極度的思念造成的。

越是渴望,越是接近實現這一渴望,越是恐慌,李勒優只能用微微的肌肉抽動來回應這種恐慌。

在大連打算去接她的崔媽媽內心也是忐忑的,她不知道對方長什麼樣子,不知道對方想吃什麼,平時的生活習慣是什麼,是什麼性格。

崔媽媽懷孕的時候,一直想生個女兒,但生出來是是個兒子后,她的心都涼了。

而兒子脫離她的掌控,讓她的心越發冰涼。

所以,聽說要來個女兒,她渴望的心就像即將要分娩一樣。

這時的大連溫度已經很低了,崔媽媽穿著羽絨服和靴子,但當她看到李勒優穿著一雙塑料涼鞋的時候,她都驚呆了。

兩雙不同季節的鞋子,正好映襯了生活的富裕與窘迫。

不過,李勒優根本就感覺不到冷,她見到崔媽媽,喊出了那聲深藏在心底多年的「媽媽」。

聽到這一聲媽媽,淚水開始在崔媽媽的眼里打轉,她把外套脫下裹在了李勒優的身上,摟著她走到了停車場。

崔媽媽雖然盼望這個女兒的到來,但其實她并沒有做好準備。

在車上,崔媽媽問李勒優:

「你媽媽叫你什麼?」

李勒優平靜地回答: 「我沒有媽媽」

崔媽媽聽到回答再次驚呆了。

「爸爸呢?你平時跟誰一起生活?」

「爸爸不知道去哪了,跟著爺爺奶奶一起生活」

這時,李勒優的聲音已低到聽不清了,崔媽媽知道這幾個問題就像撕裂了李勒優的傷口一樣,她不再問了。

這時,她只想把崔晉拒絕的愛全部給了李勒優。

下車后,崔媽媽帶著李勒優去吃了一頓大餐,把飯店里最好的吃最貴的菜點了一個遍。

只吃過饅頭咸菜的李勒優都沒見過蝦和螃蟹,她不知道該怎麼吃。

感受到了李勒優的不好意思之后,崔媽媽趕緊給她剝了個蝦,遞到李勒優的手里。

有媽的孩子是個寶,這時的李勒優真的成了寶,而沒媽的孩子像根草。

另一邊的崔晉像荒野中的草一樣,要開始自己經歷風和雨了。

03

崔晉半路下車,他看到了鼓起來的土堆,前面還豎著石碑,他嚇了一跳。

當節目組的人告訴他說那是墳墓的時候,他嚇得以百米沖刺的速度返回了車里。

一路顛簸之后,崔晉到了李勒優生活的環境。

崔晉吃過的最差的飯,估計是李勒優從來吃不起的方便面吧。

他無法想象李勒優生活的環境中,到底用什麼來充饑,因此,當他吃第一口飯的時候,就給吐了出來。

他認為給豬吃的東西都比這些好,那一刻,他真的無比懷念可以隨時去超市買的薯條、可樂和果凍。

在村里待了幾天之后,崔晉當地的學校上課,老師剛一喊下課,他唯一要問的問題就是:

「老師,是不是可以吃飯了?」

他也不顧同學的哄堂大笑,就像是丐幫的九袋長老,每天想的只是有東西能填飽肚子就行。

當他走進食堂,看到屋子里放著一盆的肉菜,不由分說,蹲在地上就吃了起來。

這時,他的幸福感與滿足感似乎達到了最大化。

而這頓只飄著薄薄一層油花的大盆菜,成了他吃過的最好吃的飯。

比火鍋、自助餐、烤肉不知道要好吃多少倍。

崔晉原先不珍惜的生活,現在交接給了李勒優,李勒優享受著新生活帶來的新鮮感與刺激感,她的幸福指數也達到了最高值。

到大連的第二天,崔媽媽帶她去滑雪,李勒優激動地在雪地里手舞足蹈,哪怕摔倒在地,都會起來哈哈大笑。

李勒優的這份喜悅與興奮也感染著崔媽媽的精神,她也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了。

滑完雪之后,崔媽媽帶李勒優逛商場,各種顏色款式的衣服看得李勒優眼花撩亂,每件衣服在她眼里都是最好看的。

回家的路上,李勒優第一次幸福地睡著了,連夢都是甜的,她嘴里不停地喊著 「媽媽、媽媽」

這次不再是奶奶輕撫她的額頭嘆氣,也不再是醒來后的失望與失落,而是崔媽媽在回答 「媽媽在這呢。」

睡著是甜的,醒來也是甜的。

李勒優去了崔晉的學校上課,城里的同學和老師對她十分地熱情,她坐在寬敞明亮的教室里,連聽慣的朗讀聲都清脆悅耳。

李勒優拼命地適應這種不真實,卻又真真切切的生活。

她想把現在每一刻每一秒發生的事,都印刻在腦子里,好讓自己回去時,能時時刻刻地回味。

于是,她在老師的鼓勵下參加了舞蹈比賽,穿著漂亮的舞蹈服,化著可愛活潑的妝容。

雖然跳得有點生澀卻又無比認真,在台下的崔媽媽,把 「女兒」的表現全部錄了下來。

時間總是過得很快,一轉眼,李勒優回去的時間越來越逼近了。

崔媽媽想給彼此留個念想,于是,就帶著李勒優拍了一組寫真集。

鏡頭里,李勒優笑的天真自然,而這幾天的陪伴也是崔媽媽笑得最多的時候。

李勒優得懂事,就是崔媽媽一直以來想象中自己孩子的模樣。

而崔媽媽的溫柔、體貼,也正是李勒優對媽媽的幻想。

于是,李勒優在學校上最后一課時,寫的作文《我的媽媽》,就是依照著崔媽媽寫的。

當她讀完這篇作文后,崔媽媽已淚如雨下,在那一瞬間,她決定要收養這個「女兒」。

分別的那一刻終于還是到來了。

崔媽媽送李勒優到云南老家,當崔媽媽準備離開的的時候,李勒優追著一聲一聲地喊著「媽媽」,她的不舍與依戀在那一刻土崩瓦解了。

這時,嘗受過生活的不易與辛苦的崔晉也回到了媽媽身邊。

他看著熟悉又陌生的家,感觸良多,他已暗暗下定決心: 要開心起來,活出個人樣來。

他十分同意媽媽領養李勒優的想法,但事與愿違,崔媽媽有孩子還是單親家庭,不符合領養的條件。

但崔媽媽并沒有因此斷了跟李勒優的聯系,每逢放假都會把李勒優接到大連一起生活一段時間。

現在《變形計》拍完已經7年,李勒優已長成大姑娘了。

她在2022年的夏天參加了大學聯考,為了鼓勵她,已成為網紅的「哥哥」崔晉穿著粉色的旗袍帶著媽媽和老婆一起為她助陣。

崔晉社交賬號的粉絲高達280萬,李勒優是「哥哥」崔晉短視訊里的常客,她的出現也為哥哥帶來了流量。

短視訊里,李勒優跟崔媽媽、嫂子相處得十分融洽,沒有絲毫的客氣與不適,現在,她儼然是這個家庭的一份子了。

結語

沒上這個節目前,李勒優的人生是一眼望得到頭的,輟學、結婚、生子,然后她的孩子再重復她的人生軌跡。

而崔晉也不會在爸爸媽媽的教導下解開心結,他會像一只固執的驢,一條道走到黑。

現在,崔晉借節目實現了思想上的「變形」,理解了父母的艱難選擇。

而《變形計》更是讓李勒優實現了真正的「變形」,她現在被寵成了公主,以后的人生路將會愈發精彩。